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知角楼主的博客

一知半解的人. < 本博客作品皆为原创.未经作者许可,请勿引用,转载。>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静静的病房  

2015-12-03 12:48:33|  分类: 知角楼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静静的病房

文/知角楼主

         那一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生病住院。

        病友共四人。每天上午都有护士给我们打针。其中有一个,戴着护士帽,穿着白大褂,罩着大口罩,只露两只大眼睛。有几次我看她时,她正看着我。她会立刻把目光缩回去,若无其事地走了。隔壁床的小弟像是发现了什么,有一天他忽然大声嚷嚷,“你们注意了,三号看陈老师的眼神不一样。”他把她编为三号。

       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。她照常来打针,照常用小弟所说的眼神看我。小弟仍旧给其他病友使眼色。

        怕我无聊,朋友带给我几本杂志,我记得叫《新观察》。那上头连载了一篇小说《一颗铜纽扣》,是写二战期间前苏联一个双重间谍的故事。我把这故事讲了。当然,讲故事是我的老本行。

        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,她,三号,来了。一身平常装束,大口罩也不见了。要不是那双眼睛,我几乎认不出她。第一次这么平常地面对面。“ 没听到你讲故事,”她腼腆地笑了。“借我看几天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 “拿去吧,看比听好。”

        她小心翼翼地拿一张报纸把杂志包起,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出院的前一天,我接到录取通知书。在医院那块空地的那棵梨树下,我站了很久。不知什么时候,她竟站在我的身后。

     “祝贺你!”

     “那件?”

     “都。”

      她看着我。

      树上的梨花都开了,春天来了。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 春天,大自然的,神州大地的,还是我心灵深处的?

      第二天我出院。

      没有再见过她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